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
【改革开放我见证】老炕——四十年,我家“住”之变化

发布时间:2018-8-10 17:06:42  来源:太原市纪委监委网站  

  家中长达六米的老炕今春终于被拆掉了。

  清明之前,母亲打电话让嫂子将老炕揭掉一块砖,意为“动土”。四月,丈夫叫来几个工人拆掉了老炕,一堆堆和着麦秸、被岁月的烟火熏黑、带着旧时光味道的黄土被拆解开来。几个人热汗淋漓、灰头土脸地忙碌着,屋里屋外黄埃弥漫、尘土飞扬……

  于我而言,这老炕承载了我太多的回忆,然而母亲屡次要求,终于,这老炕土崩瓦解,消失殆尽……

  老炕是1984年同老房一起修建的,1978年改革开放,父母心思活络,做些小买卖,家庭经济日渐好转,彼时我已记事,父母当年修建新房的喜悦与忙碌,我是亲眼见证的。新房主要框架建成以后,为了省钱,很多事情都是父母亲力亲为,老炕就是父亲这位“拙匠”的“杰作”,当然也少不了母亲的协助,几个孩子包括我在内也都参与了这老炕的修建。

  老炕是母亲提议修建的,年轻的母亲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愿景:两间房给儿子将来结婚用,暂时作储物间闲置,不做装潢;两间房犒劳自己,改革开放前,家里很穷,母亲就一直住在院西,窄小逼仄,阴湿潮暗,难见日光。如今终于要建坐南朝北、阳光能整日朗照的正房了,母亲光想想就欣喜难抑,自然要给自己和孩子们一个交代,全家都要住新房。母亲想得长远,三个女儿将来外嫁,添丁进口,孙子外孙一堆,娘家小住,自然要大家都住在一起,晚上孩子们钻在被窝嬉闹,母女们你长我短地畅聊,父亲会数着人头说“儿在乎?人全乎?”热闹非凡,通铺大炕是最好的选择——老炕应运而生。

  新屋建成,全家入住,喜气洋洋。

  母亲是勤快洁净之人,在我们还未成年的时候,常常我们还在睡梦中时,母亲已将庭院打扫干净,洒上清水,院落中弥漫着泥土的芳香,十几年如一日,总是第一个起床打扫。一日之始,母亲总是用她的勤劳质朴给我们一个美好的开始。晨起吃饭,母亲已将家中打扫干净,长炕平整,床单虽旧却始终洁亮,被子折叠大小整齐。

  然而,初建老炕时,母亲想象的天伦愿景在我的印象中一次都未曾出现,愿景终归只是愿景:大姐远嫁,一年难得回娘家几次,只手可数,后来更是拖家带口,鲜有回家;二姐嫁入本村,婆家娘家相距二里远,晨昏随至,门槛踏破却从不晚住;父亲去世,母亲外出打工,一年到头在家中住的日子屈指可数;我上大学,工作,成家,忙碌得很,只记得生完儿子回娘家“离窝”曾住了整整十五天,此后虽有回家,却不曾在家晚住;祖母去世,是老炕功能发挥最大的一次,我们三姐妹齐聚,姑母也回到了她的“娘家”,然而彼时父亲已然不在……

  今年再回家时,房屋已焕然一新,几个子女各尽心意:铝合金门锃光瓦亮,墙体通明的白,屋顶已然重吊,窗帘色样时新,还铺上了母亲亲自挑选的、中意的明黄色地板。最抢眼的,是白色的床,以及崭新的床品,房间光洁明亮,一如母亲惯有的风格,陌生之中,熟悉扑面而来……

  我知道,母亲确是老了,身体虽健却不似从前,染发不久便又两鬓藤灰,身体沾炕五分钟即可齁出呼噜,愿望越来越小,只盼儿女和乐,老小康健,平安即福,真真是“暮年心事瘦如梅”。之前曾多次和我提到打扫老炕的力不从心,干净利落一生,年老时亦不愿邋遢度日,孩子们已飞离“巢穴”,乘着改革的春风,靠着自己的奋斗,都已筑了自己的新“巢”。

  近四十年间,老炕已完成了它的使命,而我们,迎着改革的春风继续前行……(作者:王树芬 转载自清徐醋都网 文题有所改动)



建议采用IE6.0以上版本,在分辨率1024×768下访问,网站访问统计:,本站资料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和建立映像
版权所有:中共太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 太原市监察委员会 | 网站声明 |  联系我们
技术支持: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三十三研究所(Tel:0351-7042872) ICP备案号:晋ICP备12009087号-3